数字素养

STEM 2021-08-17 42 次浏览 0 条评论 次点赞

作为驱动因素,数字技术指数级的变化正在重塑世界,极大改变了人们工作、学习、交流、获取信息及娱乐方式。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的调查显示,现今,13-18 岁的青少年每天平均花 9 个小时在数字设备上,而 8-12 岁的儿童,则是每天六小时左右。

digiLitTransVennDiagram.png

数字技术也会带来色情短信、网络霸凌、剽窃、网络纷争、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等网络生活的新挑战,网络中的行为还会影响自己的数字声誉(Digital Reputations),因此有必要开展网络安全、数字公民权、数字素养等课程。


什么是数字素养


美国数字素养平台(US Digital Literacy )和维基百科(Wikipedia) 对数字素养(Digital Literacy)的定义:

  1. 利用数字技术、通讯工具或网络查找、评估、使用与创造信息的能力;
  2. 理解和使用通过计算机呈现的多信源、多格式信息的能力;
  3. 在数字环境中有效完成任务的能力,包括阅读与理解媒体、借助数字技术再现数据和图像以及评估和应用从数字环境中获得的新知识的能力。

保罗‧吉尔斯特(Paul Gilster)在其 1997 年的著作《数字素养》中简化了数字素养这个术语。将数字素养描述为对数字时代信息的使用与理解,并强调了数字技术作为基本生活技能的重要性。

via Is Digital Literacy the Most Important Kid Skill? By Diana Graber,

实际上还有更多关于数字素养的定义和描述,如:微软数字素养课程

在微软数字素养课程中,数字素养定义为使用阅读、写作、技术技能和批判性思维来驾驭数字世界的能力。它使用智能手机、PC、电子阅读器等技术来查找、评估和交流信息。通过 Microsoft 数字素​​养课程,您可以获得有效探索 Internet 所需的技能。

2019年的G20峰会通过了《贸易和数字经济宣言》,指出“数字鸿沟是数字技术使用的技能和知识,要提升数字素养战略以适应社会的发展进步”。

为促进公民数字素养的提升,欧盟发布了《数字技能宣言》,将数字素养列为21世纪劳动者和消费者的首要技能,并推出了数字素养教育框架。

美国教育部也发布了《21世纪技能框架》,对学习者面对社会信息化和经济全球化应具备的基本技能进行了系统梳理,数字素养被列为其中的重要技能。

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对于数字化人才教育给出了明确指导意见:到2025年,使得我国国民的数字素养不低于发达国家国民数字素养的平均水平。在中国,数字素养的内涵主要包括:数字获取、数字交流、数字创建、数字消费、数字安全、数字伦理、数字规范、数字健康等8个方面。

以色列学者Yoram Eshet-Alkalai(在1994年提出数字素养)在《Experiments in Digital Literacy》及《Digital Literac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Survival Skills in the Digital Era》中提出了数字素养的理论框架(被认为是数字素养最全面的模式之一),以及概念的五个方面:

  • 照片-视觉素养(photo-visual skills),从图形显示中 "阅读 "指令,指学会理解视觉图形信息的能力,最有代表性的是“用户界面”和现代计算机游戏;
  • 再创造素养(reproduction skills)利用数字复制,从现有的材料中创造新的、有意义的材料;
  • 分支素养(branching skills),从非线性、超文本导航中构建知识,驾驭超媒体素养技能;
  • 信息素养(information skills),评估信息的质量和有效性,辨别信息适用性的能力;
  • 社会-情感素养(socio-emotional skills),理解网络空间的 "规则",并在网络空间交流中运用这种理解,不但要学会共享知识,而且要能以数字化的交流形式进行情感交流,识别虚拟空间里各式各样的人,避免掉进互联网上的陷阱。Yoram Eshet-Alkalai认为这是所有技能中最高级、最复杂的素养。

数字素养提高人的意愿和共同解决复杂问题的共创性,是机器(计算机技术)不具有的。成为数字时代的能手,数字素养帮助找到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的能力,组织自己的能力,团队合作的能力,批判性地质疑给予的东西,认识自己并保持动态的稳定性。

via What Is Digital Literacy And How Do You Acquire It? By Nils Landolt


数字素养、数字能力与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中国创新增长新动能》是在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战略背景下出版的一本书,支持数字经济是成为中国创新增长的主要途径,其第四章关注“着力提高数字素养”。

《远程教育杂志》的一篇综述认为,数字素养是一个综合性、动态的、开放的概念,是经过媒介素养、计算机素养、信息素养、网络素养的流变所形成的,成为建构数字能力概念模型的基本要素。

数字能力被视为数字时代重要的生存技能和知识资产,是指在工作、职业、学习、娱乐以及社会参与中自信及创造性地使用ICT的能力。数字能力包含工具性知识与技能、高级知识与技能、知识与技能的应用态度三个维度,这一概念框架聚合了从信息素养到数字素养等一系列相关子概念。通过知识、技能和态度三维度将数字能力概念框架映射至教育领域,重构其构成要素,从而建立起数字能力的整合模型。

不来梅大学组织心理学名誉教授和集体智慧专业顾问彼得·克鲁斯教授(Prof. Dr. Peter Kruse)在他的研究报告 "工作世界的变化 "(Change in the world of work)中得出的结论是,德国经济中的高级管理人员意识到,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状态下,不再可能以线性的方式进行管理。他们与企业一同扬帆起航,尽量敏捷地掌握当前的挑战。敏捷领导力原则和企业在这一领域的辅导是近几年的重头戏。努力赋予员工权力,鼓励或更好地推动他们尽可能创造性地做出自己的决定。

遗憾的是,这些尝试如今常常失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他们的员工不能自己组织起来。他们已经学会了听从指示和适应等级制度,这种行为最终不会导致敏捷的自我组织。此外,许多人不断地在自己的框框里行动,看不到地平线以外的东西,没有能力认识到复杂的相互关系并创造性地解决它们。

参考索引:West Shore Community College Digital Literacy Educational Research,via wsccfaculty.net


本文由 CulmartPlay 整理发布,参考 CC-BY-SA 3.0 协议共享,欢迎转载、引用或改编。
感谢您的支持,以让我们持续关注中国学子的STEAM旅程!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