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教育这七年(2011-2018)

STEM 2019-09-01 222 次浏览 0 条评论 次点赞

创客教育这七年(2011-2018)作者谢作如,是中国电子学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中小学STEAM教育大会联合发起人。

the-art-of.png

文章中以作者经历的创客教育七年发展作了记录和评介,当然不忘对掌控板的宣传。

引子:七年的由来

2011年11月,杭州的天气开始变得凉爽,街头的行人也换上了秋衣。借着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专委会召开学术年会的时候,国内一些老师商量来一次网友见面。他们分别是来自北京的吴俊杰和武健,上海的柳栋,重庆的郭刚和邓江华,还有常州的管雪沨和他名师工作室几名老师,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一群人因为Scratch教学而在网上有过几次交流,颇有促膝长谈的意愿。聚会的地点是我找的,即西湖边的望湖楼。

记得那天晚上是以我和吴俊杰的分享为主。吴俊杰介绍他对STEM教育的理解,并播放他刚刚录制的Scratch课堂实录视频,介绍如何用Scratch传感器板做科学实验,让人眼前一亮。我随身带了Arduino板和一盒子的电子模块,演示了几个基于S4A编写的互动案例,相当于做了一次开源硬件的普及工作坊。会后,管雪沨建立了QQ群,取名为“猫友汇”,开始以网络交流的形式做创客分享活动。

几年后,创客教育逐步成为一个教育热词,猫友汇也成为了颇有知名度的国内第一个创客教师的社群。在回顾中国创客教育发展史的时候,大家都提出应该追溯到2011年在西湖边的这次见面会。按这样计算,国内的创客教育已经有7年多的历史了。

节点:敢为人先的“第一”

中国创客教育发展至今,是到了要总结经验梳理脉络的时候。有两本书已经开始尝试叙述国内创客教育的发展史,一本是梁森山主编的《中国创客教育蓝皮书(基础教育版)》,另一本是钟柏昌主编的《全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发展报告2018》。我有幸分别参与了这两本书的编写。《全国中小学创客教育发展报告2018》采用了大事记的形式,记录了从2011年开始的一些重要事件,《中国创客教育蓝皮书》则要具体一些,介绍了一些关键事件。

从0到1向来是艰难的,这需要莫大的自信和勇气。作为一名亲历者,我简述一下创客教育发展中的几个“第一”。

1.创客教育的第一次提出——《创客教育:开创教育新路》

“创客教育”一词的最早提出是吴俊杰。2013年他和几位老师在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杂志上合作发表了一篇文章《创客教育:开创教育新路》。文章写道:

教育似乎成为了一个社会矛盾的出气筒,人人都关心,人人都想批评几句,人人都身涉其中,却人人都不知路在何方……不破不立,不找到一条立足于培养学生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的新路,不通过扎实的研究和教学推广这条新路,教育的困局将不会得到改变。好在,霞光初现,我们发现了创客教育。

吴俊杰在写这篇文章时曾多次征求过我的意见。我们都是在2011年认识李大维,通过他了解创客运动和开源硬件,并在《make》杂志(中文名为《爱上制作》)中发现了很多有趣的项目。当遇上创客,我们都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惊喜——寻找了很久却收获寥寥的STEM教学资源,不就在创客空间里吗?

2.创客第一次参与教师教研活动——中小学STEAM教育创新论坛

2013年8月,由温州电教馆主办的第一届全国中小学STEAM教育创新论坛在温州中学举办。来自全国13个省市区的80多位代表齐聚一堂,展示Scratch在全国各地的发展现状,并探讨STEAM教育的模式、课程和支持方案。国内关注教育的知名创客,如李大维、叶琛、肖文鹏、于欣龙、程晨、王建军、余翀等都参加了该论坛。举办这次活动的初衷是猫友汇里的群友希望能线下交流,但意外得到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并且通过此次活动成功搭建了教师与创客的对话平台。从此,温州成为创客教育的重要发祥地。

3.教师第一次参加创客嘉年华活动——上海创客嘉年华的创客讲堂

2013年10月,创客嘉年华(上海站)在上海杨浦区创智天地举办。李大维邀请我和吴俊杰在“创客讲堂”做一次分享。恰好管雪沨和李梦军等也来参加活动,我们就索性四个人一起上台,演讲的主题是《创客文化和STEM教育》,介绍中小学的STEM教育,并呼吁更多的创客关注教育,为中小学提供造物资源,首次在民间的创客盛会上发出教育者的声音。

这次论坛的发言还是颇有成效的。一些创客开始试水做创客教育,如DFrobot组建了国内教育部门,北京的金从军夫妇开始着手汉化MIT的App inventor项目。从这以后,上海创客嘉年华活动都增设了创客教育论坛,并由猫友汇来组织策划。

4.创客教育第一次被媒体接受——雷锋网、中国教育报

2014年4月,再次应李大维的邀请,我和吴俊杰在深圳制汇节的“创客与教育”论坛上做了一场演讲,题目是《创客教育,酝酿一场新的边缘革命》。有记者将演讲全文以速记的形式发表在雷锋网上,很多媒体进行了转载。随后,intel和清华大学举办“中美青年创客大赛”,并举办了一次小型的创客教育论坛,我和吴俊杰以《柔软地改变教育》为主题介绍中小学创客空间建设和课程开发。中国教育报《“创客”:柔软地改变教育》为标题,整版围绕论坛嘉宾的发言来讨论新兴的“创客教育”。

之后,一些做开源硬件的企业和做机器人教育培训的机构,也选择了“创客教育”一词作为教育理念进行宣传。“创客教育”一词开始为公众接受,并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网站上。

5.官方举办的第一次以创客为主题的活动——温州青少年创客文化节

2014年11月,由温州市电化教育馆主办的温州市首届青少年创客文化节在温州市实验中学开幕。李大维、叶琛、孙效华等创客大咖出席活动,并做了演讲。这是国内第一届官方参与的、面向中小学的、以“创客”为主题的活动,引起了中国教育报记者黄蔚的关注。他采访了温州创客教育和信息化教育,2015年1月发表了一篇专题报道《温州,创客空间里的梦想时光》。没过多久,韩国媒体《中央日报》转载这一报道,并指出温州的创客教育值得效仿。这一报道再被《参考文摘》等媒体转载回来,引起国内众多媒体的关注。

6.第一个全国创客教育联盟——中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联盟

2015年5月,全国首届青少年创客教育论坛在浙江温州实验中学举行。论坛主题是“创客时代的教育变革”,由中国教育报和央视新科动漫频道主办,温州市教育局协办,温州中学和温州实验中学承办。会上,由中国教育报等机构发起,温州中学、温州实验中学、北京广渠门中学、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天津14中等35所学校组成的中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联盟宣布成立。

7.第一个全国性质的创客教育智库——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

2015年6月,中国电子学会现代教育技术专业委员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在深圳市南山区同乐学校正式成立。我被推选为专家委员会主任,管雪沨和吴俊杰被选为常务副主任,余翀选任秘书长。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的成立初心是为了让全国中小学STEAM教育论坛(后来更名为STEAM教育大会)有一个全国性质的主办单位,从此一线教师就拥有了一个正式的交流平台。

8.创客教育第一次写入国家政策——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

2016年6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教技[2016]2号),在国家文件中首次明确提及创客教育,强调“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众创空间’、跨学科学习(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中的应用,着力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养成数字化学习习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信息化面向未来培养高素质人才的支撑引领作用。”

在创客教育发展史中,有很多有纪念价值的第一个或者第一次,如第一个中小学创客空间开放,第一次创客现场比赛举办,第一个开源课程发布、第一次教师创客能力评比等等。正是这么多的敢为人先的“第一”,造就了现在如火如荼的创客教育大潮。做“第一”固然很难,但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让“第一百”、“第一万”、“第一亿”涌现,才是最难、最有意义的。

过程:创客教育发展的脉络

创客教育的发展是复杂的。有人为了教育情怀,有人为了商业机会,也有人为了行政业绩,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相互影响相互推动,创客教育才拥有了现在的发展规模。在不同人的眼中,创客教育的发展进程也是不同的。有些人最先看到的是创客运动,有些人最先看到的是比赛,也有些人最先看到的是教育管理部门发的红头文件。很多人并不关心创客教育从而何来,又要到哪里去,但他们都是推动创客教育发展的力量之一。

要更加立体地观察创客教育的发展过程,得找到多个角度。我试着从技术发展、实施路线、理念变化等角度来梳理发展脉络。

脉络之一:技术的发展

创客教育最初始于Scratch教学,然后是开源硬件Arduino。2014年后,3D打印、App inventor、树莓派等也慢慢得到很多人的关注。考虑到Arduino的门槛还是太高,2017年后更多的老师开始选择micro:bit。

从趋势上看,技术的发展有两个特点。一是可选择的技术越来越多;二是技术门槛越来越低。以Arduino为例,一开始只能选择上海新车间开发的Ardublock,随后mblock和mixly等图形化软件相继开发,好好搭搭还推出在线开发环境,给Arduino写程序越来越方便。同样,以3D建模软件为例,一开始可以选择的只有SketchUp和123D,随后3D one、IME 3D和ABC 3D相继推出他们的建模软件,完全取代了SketchUp和123D的地位。最近据说基于Python的3D建模软件也要出来,可选择的建模软件越来越多。

(注:这篇文章在2018.6写好,现在看起来一切变化很大。2019年用掌控板的越来越多了,Mind+和mPythonX的评价也越来越高。虚谷号和虚谷物联发布后,AI、物联网也要进入中小学课堂了。)

脉络之二:实施的路线

一开始做创客教育,老师们往往是选择课外活动的方式,以小规模的形式开展。2014年前,国内仅常州、温州、北京等区域有较多的学校是采用大班教学的形式开展教学。到了2015年,越来越多的学校用校本课程的方式来开展创客教育了。等“三点半”、“四点钟”课堂政策出台后,很多学校把一系列和创客教育相关的课程放在这个时间段让学生体验。

2017年教育部发布了《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创客教育又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实施阵地。可以预测,接下来结合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开展以“设计制作”为主要活动形态的创客教育会成为主流,很多学校会在创客空间里上综合实践活动课。

脉络之三:理念的变化

2015年前后,很多人会问我“创客教育的出口是什么?”所谓出口,就是指有没有一些竞赛供学生去参加。的确,很多老师、学校一开始就是冲着竞赛去做创客教育的。在大部分地区和学校,用科技竞赛获奖的名次来衡量创客教育的“绩效”还是非常普遍的。2018年以来,关注竞赛的老师慢慢少了,大家基本认同创客教育是学校的校本课程、选修课程开发的一个重要方向。

虽然最初的创客教育是基于STEM教育而提出,但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一过程。2016年左右一些管理部门大力推广STEM、STEAM教育,跨学科学习、综合学习引起更多教育者的关注。2016年左右,专家们喜欢界定创客教育和STEM、STEAM教育的区别,大谈理念。现在,更多的老师关注的是跨学科课程如何开发。理念更加前卫一些的专家开始提出创客教育要成为一种教学方法,融入到学科教学中去。

脉络之四:定义的迭代

创客教育中的“创”到底是什么?因为“创”字可以组成很多词语,似乎都挺好,比如创新、创意、创造,再如创业,这就难免有望文生义之嫌。不同专家、教师之间的创客教育含义并不相同,这就影响了相互间的交流。

从2014年开始,陆续有专家给创客教育进行了定义,核心内容的演变如表1所示。
v2-17c67bec75e7c2da71a9349eb47dfed8_hd.jpg

从使用范围看,由中国电子学会现代教育技术分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发布的定义(也称元宵定义)的认同度最高,也许这和元宵定义的推出是源自一群人的“众筹”有关。元宵定义突出了创客教育的几个关键词:数字化、造物、跨学科。钟柏昌的定义中甚至放弃了“创”字,强调“综合实践”,而李亦菲也强调了“综合实践”。可见,将创客教育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结合,很快会成为教育者的共识。

特色:创客教育的草根味道

不可否认,国内创客教育的发展得益于MIT的Scratch、App inventor和意大利的Arduino、英国的micro:bit,但无论是Arduino、micro:bit还是树莓派,基本上在中国生产,这些开源硬件的周边模块更是完全依赖中国的电子市场。在开源硬件的相关教学工具和教育资源方面,国内的教育创客也提供了重要的贡献。

对比国际发达国家(以美国英国为主),我们不难看出国内的创客教育是教育者在创客运动的影响下,一点一点发展起来的,无论是理论的建设还是资源的开发,都和国际发展同步,并非一味的“拿来主义”。而在这一发展过程中,民间力量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甚至可以说是占了主导地位。

1.技术学科教师先行

常常有专家表示疑惑,为什么国内做创客教育、STEM教育的教师中大部分是信息技术、通用技术学科,而不像国外是以科学、数学领域为主?其实,这正好能佐证了我前面梳理的技术脉络。因为信息技术课标和教材的滞后,信息技术教师迫切希望改变这一现状,尝试自行开发能够吸引学生的新的课程,以Scratch和Arduino为代表的开源软硬件就开始进入校本课程。而Scratch和Arduino正好是实施STEM教育的最好载体之一,因而他们有意无意中走进了跨学科学习的领域。

国内的创客教育发展有着民间创客运动的深深烙印。创客教育始于Scratch,而最早将Scratch带到中国的恰恰就是国内第一个创客空间的联合发起人——李大维。正因为技术学科教师先行,关于创客教育、STEM教育研究的文章,发表最早数量最多的往往集中在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中国信息技术教育、中国电化教育等刊物。国内的创客教育课程也不可避免地偏向于数字化工具的使用,如各类开源硬件、3D打印、激光切割等。我认为这是好事,能够有效地弥补了我国教育在工程领域的短板,也为国务院推广人工智能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民间政府上下互动

回顾建国后的几次课程改革,基本上都是由教育部统一发布文件,高校教授负责理论研究,引领中小学教师亦步亦趋的学习,采用的是自上而下的推行方式。而创客教育则不同,首先来自中小学教师和学生家长的诉求,来自有识之士对“唯分数论”式教育的觉醒,并付诸行动。而早在李总理访问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之前,关于创客教育的报道就多次出现在各大媒体,一线的先行者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这种自下而上的诉求与自上而下的引导自然交汇的状态是难能可贵的。

不得不说,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在创客教育的发展进程中,给了民间草根以强大的支持和足够的尊重。这一点,从历届全国STEAM教育大会和全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论坛的举办就能看出。这些活动的当地承办往往是教育局或者高校,他们提供了免费的场地和工作餐,让参会教师和企业深度互动。所以,教师自组织工作坊就成为历届STEAM教育大会的一道独特风景。

3.强调柔软改变教育

经济学家科斯在《变革中国》表述了一个观点,成功的变革往往不会发生在整个有待完善的体系的核心,而是发生在边缘。从这个角度看,创客教育正好是从最边缘的技术学科做起,逐步结合科学、艺术和数学等学科,选择学生最感兴趣的“造物”来展开。创客教育因为具备跨界、跨学科学习的特点,经过教师的合理引导性,学生在学以致用的造物过程中不仅可以提高实践能力,还可以加深对学科知识的理解,激发学习兴趣,自然不会引发主科教师和家长的强烈对抗。从边缘学科做起大大降低了操作难度,创客教育更能实现课程改革的软着陆,也更能避开一些潜在的风险。

因而,创客教育的一线教师往往喜欢使用“柔软地改变教育”作为口号,不会大张旗鼓地要和“应试教育”抗衡。课改十多年,教育部在推广素质教育方面尝试了很多方法,也出台了很多文件,但是收效并不明显。而创客教育借“造物”,让学生在真实问题中应用学科知识,反而得到家长的簇拥,一些相关的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从这一点看,将创客教育视为深化课程改革的突破点,并非是言过其实之语。

未来:七年之痒还是终身相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创客和教育的邂逅,会陷入七年之痒的危险,还是可以终身相守?教育部装备中心梁森山老师出版《中国创客教育蓝皮书》时邀请我写序。我在序中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创客教育能够坚持多久?会不会像其他教育热词一样很快就消亡?

是的,这些年消失的教育热词太多,多得让人麻木。与一些正在旁观或者已经开始从事创客教育的校长、教师和企业的交流中,我发现这种担忧非常普遍。但是还好,至少一开始做创客教育的教育者或者创客,都是因为梦想和爱而来,他们“要么是因为爱教育,希望当前的教育更加完美些,变得多元,而不是总是考试;要么是爱孩子,希望给孩子们更多的快乐;要么是爱技术,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同样爱上技术。”

记得在2015年,我受邀参加了蒲公英智库组织的一个有千人听众的教育创新年会,选择以《对话十年后的创客教育》作为主题做了一次演讲。在演讲最后,我用几行诗来收尾。而这几行诗也可以用在这里:

十年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都会在坚持
我们始终努力
柔软地改变教育

注:本文的简版发表于《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的200期纪念刊,文中提到很多人名,分别为创客教育届的知名专家或者先行者,分别介绍如下。

吴俊杰:北京景山学校
武健:北京东四九条小学
柳栋:上海虹口教师进修校
郭刚:重庆市渝中区教师研修学院
邓江华:重庆市人和街小学
管雪沨:常州天宁区教师发展中心
梁森山: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
钟柏昌: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李大维:上海新车间联合创始人
金从军:网名老巫婆,自由职业,App inventor的推动者
叶琛: DFRobot CEO
王建军:Makeblock CEO
李梦军:常州开放大学
余翀:深圳盛思科教文化有限公司CEO
祝智庭:华东师范大学
李亦菲:北京师范大学
杨现民:江苏师范大学
王佑镁:温州大学

via - https://zhuanlan.zhihu.com/p/57571873


本文由 CulmartPlay 整理发布,参考 CC-BY-SA 3.0 协议共享,欢迎转载、引用或改编。
感谢您的支持,以让我们持续关注中国学子的STEAM旅程!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